林逋“梅妻鹤子”:古代最特立独行的光棍达人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5-11-11 11:45:22
责编:历史探索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这是北宋诗人林逋笔下著名的《山园小梅》的诗词。尤其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林逋的北宋诗坛大家之名早为人所知,但鲜为人知的这位诗坛大家还是历史上最特立独行的光棍达人。

林逋,字君复,人称和靖先生,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少时苦读力学,通晓经史百家;性情孤高,喜好恬淡;自甘贫困,不趋荣利。年轻时代漫游江淮,不惑之年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每逢客至,便叫门童纵鹤放飞,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

据宋代学者沈括《梦溪笔谈·人事二》记载:“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棹小船而归。盖尝以鹤飞为验也。”

孤山,闻其名便知,乃杭州西湖中的一孤峙之岛,山外碧波环绕,山间花木繁茂,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梅花广植寒香远送,其景色早在隋唐时就已闻名遐尔,隋朝时曾有“人间蓬莱是孤山,有梅花处好凭栏”的诗句流传,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也有“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运脚低”的佳句。

林逋独居孤山,20年不入杭城,种梅养鹤为伴,人称“梅妻鹤子”。对此自得其乐的隐居生活,他曾赋诗曰:“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也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林逋远离尘世,虽然孤独寂寞,却体现出一种人格精神,也造就了几分清风傲骨。


宋仁宗天圣年间,梅尧臣拜访林逋,在孤山前点燃枯枝败叶,围火彻夜畅饮长谈,一时被传为佳话。不久,范仲淹也曾前来拜望林逋,畅游孤山,诗文唱和,流传千古。林逋去世后,欧阳修曾为之叹曰:“白逋之卒,湖山寂寥,无有继者。”其推崇之重,无以复加。陈与义更是慨然赋诗:“自读西湖处士诗,年年临水看幽姿。晴窗画出横斜影,绝胜前村夜雪时。”他认为林逋的咏梅诗已压倒了唐齐已《早梅》诗中的名句“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苏轼来杭州出任通判时,林逋虽已过世五十年有余,但苏轼对这位“不慕红尘只羡仙”隐逸诗人的清风傲骨仍是十分的感佩,尤其对林逋的那首咏梅诗《山园小梅》中的千古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推重有加,曾赋诗曰:“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留台差少肉。”

东野,乃唐代大诗人孟郊,孟郊为人耿介倔强,终生潦倒,故诗多寒苦之音,其以《游子吟》最为著名。在中唐诗坛上,孟郊与韩愈齐名,为韩孟诗派开创者之一。其诗风清奇,以“苦吟”著称,因其诗风与诗人贾岛近似,苏轼曾称之为“郊寒岛瘦”。留台,即北宋书法名家李建中,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晚年居住西京洛阳时,求掌西京留守御史台,故人称之为李留台。其书法骨肉停匀,神气清秀,“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黃庭坚就曾以“肥而不剩肉”的世间美女赞誉其字。苏轼盛赞林逋诗书,似唐之东野、宋之留台,可见林逋不但清风傲骨令人敬佩,而且其满腹才华也不同凡响。

林逋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但不能说他心中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恋之情。“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在林逋的这首《相思令·吴山青》词中,林逋以一个女子口吻写出了自己的心声,他与心上人相恋却因故未能永结同心,终致于孤单一生。

宋室南渡之后,杭州成为了南宋京城。朝廷下令在孤山上修建皇家寺庙,山上原有的宅田墓地等全部迁出,可唯独留下了林逋的墓地。后来有盗墓贼以为林逋是一代名士,墓中的珍宝必定极多。于是便去盗墓。可是林逋的坟墓之中,陪葬的竟然只有一方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砚之珍品,那是林逋自用之物;而这只玉簪分明是见证林逋爱情的信物。终生不娶的林逋到底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前尘往事,才让他在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就心如止水,归隐林泉,以致独身终老此生呢?

林逋才华横溢却隐居山间,终身不仕不娶,过着“梅妻鹤子”的清淡生活,可谓是古代最特立独行的光棍达人。林逋的“梅妻鹤子”的清风傲骨和文坛流传的千古佳话一时使孤山名动天下,许多文人骚客和商贾豪富纷纷前来孤山踏青寻芳,发思古之幽情,闲暇时便来这孤山南麓的西泠茶社喝上一杯虎跑水泡的龙井茶,远眺西湖秀色,领略杭城风情。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