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陈内部最大的蛀虫:混世魔王南康王陈方泰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5-01-13 18:15:57
责编:历史探索

  在南陈一朝的宗室皇亲中,南康王陈方泰的地位非常特殊。若论亲等,他只能算作武帝陈霸先的从孙。但其祖父陈休先为陈霸先同母弟,两人感情笃深。侯景之乱时陈休先死于军旅;其父陈昙朗为成就武帝的“霸位”,在内忧外患之时被派往北齐做人质,最终“舍身饲虎”。所以,对于陈方泰这样一位“先烈遗孤”,陈王朝先后五位皇帝都给予了他诸多特权。而从小在特权中长大的陈方泰,也就毫无悬念地变成了一位超级混世魔王。

  陈姓皇族据说出于东汉名士陈寔,毕竟年代久远,尤其渡江南迁后早已沦为寒门末第。无论是后来成为皇帝的陈霸先,还是他的兄弟、陈方泰的爷爷陈休先,都是这个苦寒之家成长起来的杰出少年。《陈书》载:陈休先“少倜傥有大志”,当年梁简文帝尚为太子,陈休先入侍东宫,曾“深被知遇”。侯景降梁引来北方边境战事频生,陈休先被授文德主帅,带所募千余兵众北上,死于军旅。陈霸先对兄弟的英年早逝非常痛惜,对其遗孤陈昙朗关爱有加,“宠逾诸子”。陈昙朗终不负叔父所爱,他“有胆力,善绥御”,在平定侯景之乱及诛杀王僧辩后,为安抚境内局势和抗御北军进犯征战立功,成为陈霸先手下得力干将。但就在这时,王僧辩旧将徐嗣徽、任约“引齐寇攻逼京邑”,正逢“四方州郡并多未宾,京都虚弱”,又因陈霸先诛杀王僧辩后,一度处于舆论劣势,便只好依满朝文武之议,与北齐订立城下之盟,忍痛将自己的爱侄作为人质押赴北齐,换得了双方休战的喘息之机。后来,双方复战,“齐人害昙朗于晋阳,时年二十八”。陈昙朗临行留下两子,其中长子便是陈方泰。

  陈霸先登上帝位后,即追赠兄弟陈休先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司徒,封南康郡王,邑二千户。此时,关于陈昙朗已经遇害的消息朝野尚无人知悉,便“以昙朗袭封南康郡王”,享受“礼秩一同皇子”的待遇。武帝陈霸先驾崩,文帝陈茜继位,又专门下诏,将日渐长大的陈方泰钦定为“南康世子”,以主奠飨。两年后南陈与北齐结好,方闻知陈昙朗早已不在人世。于是文帝又下诏,缅怀先烈,“追远慎终”,赠陈昙朗侍中、安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谥为南康愍王,遣使迎其丧柩还都安葬。同时,诏令陈方泰正式袭爵南康嗣王;旋即,又任命他为仁威将军、丹阳尹,置佐史,开府为官主持政务。


  却说于万千呵护中长大的陈方泰,却是个“根红苗不正”的劣坯。《陈书·陈方泰列传》载:他“少粗犷,与诸恶少年群聚,游逸无度”。作为他的从叔,文帝陈茜因其身世“特宽贳之”,在陈方泰袭爵两年后,又对他特加重用,擢为使持节、都督广、衡、交、越、成、定、明、新、合、罗、德、宜、黄、利、安、建、石、崖十九州诸军事、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翻开历史地图不难看出,建陈以后,由于连年发生的内部叛乱和外部侵夺,南朝版图已缩小至长江以南、云贵高原以东的狭窄地域,而陈方泰督兵镇守的范围,则几乎覆盖了当时绝大部分国土。但文帝对陈方泰的这次重用,却没有得到他应有的珍惜。不久,陈方泰即以“为政残暴”受到劾奏。鉴于他所任职务事关大半个国家的稳定,责任重大,文帝只好先将他“免官”处理。随即,又将他“起为仁威将军,置佐史”,恢复到两年前的职务。

  时光荏苒,从叔陈茜在位七年驾崩,从弟陈伯宗继位两年被废,皇位回到陈方泰的另一位从叔、文帝陈茜同母弟陈顼手中,是为陈宣帝。大约基于和文帝同样的情感,宣帝陈顼也尝试着对陈方泰委以重任,又授予他持节、都督豫章郡诸军事、豫章内史。豫章即今江西南昌一带,也是南陈时期攘外安内的战略要地。也许是吸取了前番因“为政残暴”受到弹劾的教训,陈方泰此次赴任后,仿佛打定主意要做个太平官,于是“在郡不修民事”,走向另一个极端,竟也在逍遥中一晃便混过几年。眼看任期将尽,就在“秩满之际”,陈方泰的本性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先是纵兵为害,“屡放部曲为劫”,又“纵火延烧邑居,因行暴掠”,最终,瞄准辖区内有钱人家,通过制造事端“驱录富人”,以便“征求财贿”,索取黑金。也许觉得回京过侈奢生活的资本还没捞够,陈方泰在豫章任上过于“恋栈”,以至于接任者都已赶赴当地,陈方泰仍“淹留不还”。回京后,基于路途遥远,消息到达较慢,陈方泰所做恶事尚不为京城所知,宣帝见他在地方平安干到秩满,满意之下在朝中给他安排了很体面的位置:“诏以为宗正卿,将军、佐史如故。”谁知,陈方泰新官还没来得及上任,他在豫章做恶的消息就不远千里接踵而来,又恰好传到了以铁面著称的御史中丞宗元饶耳中。陈方泰终被弹劾免官,只得“以王还第”,以南康王身份,回到他位于今江西赣州一带的封地。

  宣帝陈顼在位十四年,是南陈在位最长的一个皇帝,所以有充分的时间,来观察上述处分对陈方泰所产生的“后效”。时间过了五年,宣帝陈顼并未听到这位贤侄招惹出什么新的事非,便以为他已经改过自新了。于是,就在这一年对他重新启用,任命他为宁远将军,入值殿省,统管宿卫,还给他加官散骑常侍,一方面令他常侍身边,以示亲近,另一方面,也便于监管施教。这一招,也的确奏效,陈方泰整日身在宫中,伴在皇帝叔叔左右亦步亦趋,虽百无聊赖,倒也老实了许多。

  时至八月,北周国内局势不稳,无暇南顾,遂使陈宣帝对己方军事实力发生错觉,提出要在京城搞一次“大阅武”:命都督任忠领步骑十万,陈于玄武湖;都督陈景领楼舰五百,出于瓜步江。宣帝陈顼登上玄武门“宴群臣以观之”。如此隆重的场面,身为散骑常侍的陈方泰绝对应当随从,但他却以“母疾”为由,请假获准。

  陈方泰真能安心寂寞,回家事母吗?这当然只是个美妙的谎言。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阅兵盛典上,陈方泰却“与亡命杨钟期等二十人”,微服私往民间,大撒野性。他们先是“淫人妻”,欺男霸女,被所在州府抓获,又集体闹事,打伤狱卒。当他们的丑闻“为有司所奏”,宣帝顿然大怒,命将陈方泰下狱查问。陈方泰最初“但承行淫”,不承认“拒格禁司”等武力对抗行为。宣帝指示:“不承则上刑”,陈方泰惧刑,于是“投列承引”,对所犯罪行全盘招供。御史中丞徐君敷据此奏请解其所居官职,削其所封爵土。宣帝“可其奏”,陈方泰被削为平民。但不久,又为他“复本官爵”,陈方泰又一次成功“复出”。

  公元582年,宣帝陈顼因病驾崩,后主陈叔宝继位,南朝覆灭进入倒计时。国之将亡,陈方泰的好运却仍在继续,并以位迁侍中而愈加权重。《陈书》载:“三年(公元589年),隋师济江”,南陈虾兵蟹将逃的逃,降的降。从前线跑回来的陈方泰最终“与后主俱入关”,并且,还在二十年后的“隋大业(605——618年)中”当上了掖县令。

  后人读史读到这里不禁发问:假如陈方泰的寿命有足够的长久,那么,千年以后呢?时至今日,官员落马又复出的新闻仍时有耳闻,其中是否存在某种历史渊源呢?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