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历史背面的卫子夫:汉武帝最重要女性之一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5-06-27 13:16:40
责编:历史探索

  卫子夫是汉武帝刘彻的第二任皇后,在皇后位38年,谥号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独立谥号的皇后。从历史上汉武帝对待卫子夫的态度来看,卫子夫应该不会太漂亮。在汉武帝时代,卫子夫无疑是最重要的女性之一。是她把刘据带到人间,缓解了汉武帝二十九岁尚无子嗣的焦虑。也是她在后宫生活中的成功,才使得弟弟卫青、外甥霍去病有机会接近权力中枢,成为汉匈战场上最具声威的名将。但在见诸史笔,并为后人熟知的汉武时代宏大历史场景中,卫子夫正面出场很少。想了解她一生的起伏,似乎还要从她儿子、弟弟的角度入手。卫子夫就像一个生活在历史背面的人物,既重要,又隐秘。

  偶遇

  皇家重子嗣,汉武帝登基前即有妃嫔,登基后却仍未得子。很多著名历史事件背后都不乏怀抱各种目的的投机客。汉武帝的同胞长姊平阳公主不知是真替弟弟着急,还是投机客中的一员,或许两种心态兼而有之吧,竟因此而在家中储备了十余名良家女子,准备择机进献给弟弟。汉代习俗,取三月第一个巳日祭祀于水滨,以祓除灾害,被称为上巳节或春浴日。建元二年(139B.C。)上巳日,汉武帝从霸水河滨祓除而还,中道过访了平阳府邸,平阳公主精心准备的十余名美女也终于有了登台亮相的机会。但大戏上演时也往往有无意中抢了镜的配角。十余名美女,武帝一个都没看中。平阳公主大概很失落,但还要圆这个场面。摆上酒席后,找来家中的女仆讴者,陪酒歌唱以助兴。谁知转机立刻出现了,汉武帝在歌唱者队伍中一眼就发现了卫子夫,命她侍奉更衣。在尚衣轩里,汉武帝雄性荷尔蒙即兴发作,当场临幸了卫子夫。回到酒席中,汉武帝畅快的心情被平阳公主洞悉,立即奏请让卫子夫进宫,汉武帝当然爽快地答应了。平阳公主对卫子夫的进宫寄予厚望。卫子夫临行前,平阳公主拍拍她的背说:“即贵,愿无相忘。”(《汉书·外戚传上》)

  事情进展得并没有那么顺利。汉武帝在将卫子夫带进宫之后,居然就把她给忘了!将近两年时间没有召幸过她。这是我推测卫子夫长得并不特别漂亮的原因。年轻时候的卫子夫应该文静而有亲和力,不类庸脂俗粉,却未必惊艳到使男人念念不忘。正巧碰上汉武帝欲“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卫子夫也在疑似“不中用”之列,这才有机会再一次见到汉武帝。此时的卫子夫外表柔弱,“涕泣请出”。这个楚楚动人的表现博得了汉武帝的同情,不仅没有将她斥出宫廷,反而再度临幸。无巧不成书,这次圆房居然让卫子夫怀上了。虽然第一胎是女儿,但和久居后位却不生产的陈阿娇相比,已经很可贵了。或许正是由陈阿娇的反例,衬托了卫子夫的“宜子”,此后卫子夫又为汉武帝产下两女。元朔元年(128B.C。),已经二十九岁的汉武帝终于有了儿子,这就是他和卫子夫之间的第四个孩子,刘据。母以子贵,卫子夫也名正言顺地取代了两年前被废的陈阿娇,成为新一任皇后。


  姐弟

  就像很多重大事件发萌于一次小小的偶然一样,卫青能成为扭转汉匈战略关系的一代名将,也起因于他姐姐和汉武帝的那场邂逅。卫青与卫子夫似乎出生在一个知母不“知”父的家庭,姐弟俩同母不同父。他们的母亲卫媪不仅生活在社会底层,生活作风也不太好,卫青是卫媪和一位来平阳侯府当差的郑姓男子的私生子。卫子夫的父亲是谁,不知道。卫姓是卫媪娘家姓还是夫家姓,很难确知。除卫青外,卫媪还有一个私生子,当别有父。有趣的是,霍去病也是私生子,其母是卫媪次女卫少儿。光看这些,就知道这是个一团糟的家庭。那时对妇女的节操要求尚不像后世那么高,底层社会和上流社会一样无暇讲究闺门之礼。遇见卫子夫那年,汉武帝十八岁,卫子夫的年龄应该更小些,大概还未及被这股“不正之风”彻底污染,尚属清纯。正是藉由卫子夫,这个末流家庭的一切都改变了。

  卫青年少时曾回郑家,帮助父亲家里牧羊。问题是他父亲在那边有妻有子,卫青颇受虐待,随后又回到生母卫媪身边,同在平阳侯家为奴。后来卫青偶遇一善于相面的钳徒,被许为定可封侯的富贵命。对于这一点,连卫青自己都不信,为人奴仆,免于杖骂即是大幸,何敢奢望更多!他当然无法预知,在不久的将来,他姐姐将成为汉朝历史上最著名的女人之一。

  卫子夫进宫之后为汉武帝产女,引来可能患有不育症的陈皇后的嫉妒,卫青险些成为这场后宫斗争的牺牲品。为报卫子夫争宠之仇,陈阿娇的母亲馆陶公主竟将卫青绑架,并计谋杀害。幸得好友公孙敖挺身走险,深入虎穴将卫青救出,总算有惊无险。历史的偶然性总是这般千丝万缕地牵扯着。据司马迁《史记》中的描述,十余年后名将李广之死,居然和这次后宫争风吃醋有关。卫青为报答公孙敖的救命之恩,在公元前119年与匈奴单于的一次大战中,将有可能立功的前锋部队美差从李广手上夺下,给了公孙敖。英雄暮年的李广,一生与匈奴七十余战而未有机会立功封侯,卫青这次安排可能是夺走了他最后一次封侯的机会。改由东道行军的李广因迷失道路而未及时合围单于,致使单于逃脱。这样一来,李广不仅未能立功,反而有了罪责。心情跌至谷底的李广,最终在卫青的大将军幕府里愤而自杀。这个曲折的故事,也造就了司马迁笔下悲怆凄美的飞将军传说,恐非卫子夫、陈阿娇双方始料所及。

  和姐姐给他带来的巨额回报相比,卫青在馆陶公主那儿吃的这点苦头根本不算什么。汉武帝的性格众所周知的强悍,闻知馆陶母女试图通过报复卫青来打击卫子夫,十分震怒,反而给了卫青“侍中”的身份,以示优宠。这意味着卫青有了深入接触汉武帝的机会。

  卫青不负众望,在公元前129年与匈奴的对阵中,一战成名,奇袭匈奴祭天圣地龙城,为汉朝对匈战争拉开了辉煌的序幕。更重要的是,这次战役汉武帝派出的四支队伍,唯独第一次率军作战的卫青建立了战功,其余三老将都以失败告终,李广且为匈奴生擒。此后十年,卫青率军与匈奴七战皆捷,成为大汉帝国的英雄。在此期间,卫氏外甥霍去病也逐渐成人,并在战场上取得更胜于舅父的骄人战绩,赢得汉武帝激赏。职此之故,卫氏家族的势力也固若金汤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