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之——李雄称帝建立大成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11-09 02:04:32
责编:历史探索

  公元303年二月,晋益州刺史罗尚和成都各个蜀民坞垒联合袭击并打死了氐族流民领袖李特后,李特儿子李雄重整旗鼓,用计谋打败了朝廷派来镇压他们的荆州军队,并打死了前锋孙阜。李特弟弟李流因此十分钦佩李雄的军事能力,便将军事全盘托付给李雄。

  李雄字仲俊,当时年近三十。他身材高大,容貌英俊。少年时就以烈气闻名,乡里的有识人士都很器重他。道术士刘化逢人便说:“关中陇上的人士都应当往南迁移,李氏孩子中只有仲俊有奇人的外表,终当成为人主。” 母亲罗氏,梦见两道彩虹从门口升上天空,其中一道彩虹中间开裂,便生了李荡。后来罗氏因为去提水,忽然好像睡了过去,梦见大蟒缠身,于是有了身孕,十四个月后生了李雄。罗氏常说:我有两个儿子,如果一个先走了,那么剩下的那个必有大贵。后来果然李荡先死了,大家便都知道李雄必有大贵。

image.png

  继而李雄又攻杀了晋汶山太守陈图,攻取了郫城(今四川郫县)。秋七月,李流把部队迁到郫城。蜀民因为李特的死,所以很害怕流民,便互相结坞自保,有的则南下宁州,有的东下荆州,于是城邑都空了,野外几乎没有炊烟,因此李流的队伍没地方劫掠食物,士兵都很饥饿困乏。唯有涪陵有一千多户人家,依附青城山处士范长生过日子。范长生博学多才,据说那时已年近百岁,蜀人都把他当作神仙看待。当时张道陵所创建的“天师道”,在成都盛极一时。范长生长期住在成都西山也就是青城山讲道,深得天师道教徒的人心,便成为成都天师道的领袖。晋平西参军徐舆去游说罗尚,请求出任汶山太守,顺便邀结范长生,要和他共同讨伐李流。罗尚不答应,徐舆很气,便投降了李流,李流任命徐舆为安西将军。徐舆说服范长生,让他资助李流的军粮,范长生同意了。李流军队于是重新振作起来。

  九月,李流重病不起,跟各位部将交待后事说:“骁骑将军(李流弟弟李骧)十分仁义明理,固然足以成济大事;然而前军将军李雄天资英武,具有天相,你们大家可以侍奉他共成大事。”李流死后,众人便推举李雄为大都督兼益州牧,并定州府在郫城。李雄跟大家说:“我一定要攻克成都,杀了罗尚,这样才能不负众望。”便派部将朴泰诈降罗尚。朴泰到成都拜见罗尚说:“我是李骧的亲信将领。不想李雄篡夺了他的大位,自称州牧。我们几个李骧的部将都不服。明公如果派遣将领袭取郫城,我们可以作为内应,举火为号。届时我们有上千将士,都愿意为明公驱使。”罗尚有探马在郫城,报说李雄果然接替李流自称州牧,而不是长辈李骧,便相信了朴泰的话,让他回去做内应。

  于是罗尚派隗伯带兵攻打郫城。李骧伏兵在路旁树林里,等隗伯部队过去。朴泰预先把许多长梯放在城外。隗伯来到城下,朴泰在城里举火为号。兵士见到火起,便争相爬着长梯登上城墙。这时李骧纵兵从林中杀出,和李雄大军内外夹击隗伯,把他彻底打败。隗伯在郫城下力战,身受重伤,浑身是血,被李雄军队生擒。李雄因为他的勇猛,又因为他是氐人,而自己军队里氐人很多,便赦免而不杀他。

  李骧率军追赶逃跑的晋军,连夜赶到成都城下,便假装是隗伯凯旋归来的队伍,大称万岁,喊道:“我军已得到郫城了!”守军不知有诈,便大开城门,李骧军队于是得以进入少城。罗尚开始觉得不对,便急忙退保太城。李骧久攻太城不下,便转而进攻犍为,切断罗尚运粮的道路。晋太守龚恢弃城逃跑,被李骧军队追上杀了。

image.png

  同年闰十二月,李雄加紧猛攻罗尚。罗尚因为军队断粮,便留部将张罗守城。自己半夜里沿着牛鞞水(今四川沱水北段)往东逃走。张罗知道大势已去,便开城门投降。李雄进入成都后,因为将士都非常饥饿,便带领大军到郪县(今四川三台)寻找食物,挖野芋头充饥。梁州刺史许雄因为没能及时救助罗尚,被朝廷问罪,调回京都。

  第二年即304年正月,罗尚逃到江阳,派遣使者上奏朝廷说明情况。当时晋惠帝还在,便下诏让罗尚全权统领巴东、巴郡、涪陵,用以供应军需。罗尚派遣别驾李兴去拜见镇南将军刘弘请求得到军粮。刘弘的手下因为运途太远,而且荆州自己也粮食空乏,便打算仅用零陵的五千斛大米给罗尚敷衍了事。刘弘说:“天下一家,不分彼此。我现在把粮食给了他,将来则不会有西顾之忧。”便想尽办法给了罗尚三万斛粮食,罗尚靠这些粮食才得以生存。李兴愿意留下来成为刘弘的参军,刘弘夺下他的手版硬把他遣返,又派遣治中何松领兵进驻巴东作为罗尚的后继。那时流民滞留在荆州的有十多万户,因为羁旅费用贫乏,多数人便沦为盗贼。刘弘给他们田地以及种粮,擢用其中的贤良人才,流民于是开始安顿下来。

  李雄因为范长生居住在岩石洞穴里,求道养志,既有名望又有品德,被蜀人普遍尊重,便想迎接他来当君主,自己以臣下的身份侍奉他。范长生不肯。各位部将再三请求李雄登上尊位。冬十月,李雄终于自称成都王,大赦,改元建兴。于是继匈奴刘渊之后,又一个胡人的邦国在中国建立,这就是李雄的大成。李雄除去晋法,约法七章,任命叔父李骧为太傅,兄长李始为太保,李离为太尉,李云为司徒,李璜为司空,李国为太宰,阎式为尚书令,杨褒为仆射。尊母亲罗氏为王太后,追尊父亲李特为成都景王。李雄因为李国和李离都有智谋,所有事情都必须咨询他俩后才实行,而李国和李离对李雄也因此更为敬重。

  不久,罗尚移驻巴郡,派兵劫掠蜀中,把李骧的妻子昝氏和儿子李寿都给绑架了。

  公元306年三月,范长生从西山乘白色车驾前来成都,成都王李雄亲自出城迎接,拜范长生为丞相,尊称他为范贤。不久,范长生劝李雄称尊号,李雄于是即皇帝位,大赦,改元晏平,国号大成。李雄尊范长生为天地太师,封西山侯。李雄优待部将,对他们的收入全免于征税。大将们仗恃恩宠,互相争位,于是尚书令阎式上奏说:“按照汉晋的制度,只有太尉和大司马才掌握兵权,太傅和太保则是像父兄般重要专门理论道谋的官职,司徒和司空却是掌管五教九土的差使。秦时安置丞相,总领万机。汉武帝末年,以大将军统政。现在国业初建,百事未备,诸位公卿大将的班位各有差别,经常名不符实。陛下应当建立制度以为楷模。”于是请求考察汉晋的办法,建立百官制度。李雄表示同意。

  公元307年三月,秦州流民邓定和訇氐等人占据成固,寇掠汉中,晋梁州刺史张殷派遣巴西太守张燕前往讨伐。邓定等人饥饿窘迫,便诈降于张燕,并贿赂他,张燕因此暂缓出师讨伐他们。邓定暗中派遣訇氐求救于大成,李雄于是派遣太尉李离、司徒李云、司空李璜带兵二万去救邓定,将张燕彻底击败,张殷和汉中太守杜孟治弃城逃走。来回十几天,李离等人便率军回师,把汉中百姓尽数迁徙到四川。汉中人句方和白落率领官吏百姓回守南郑。

  最初,南方多年经常发生饥荒瘟疫,死的人有十万左右。即使这样,晋南夷校尉李毅照样坚守宁州不肯投降大成。李雄引诱建宁的少数民族部落夷人,让他们去攻打李毅。李毅不幸病死,宁州城也接着陷落。夷人杀害了守城壮士三千多人,送一千多妇女到成都。

  公元308年十二月,成尚书令杨褒去世。杨褒喜欢直言。李雄刚得到四川时,财政不足,有的部将靠贡献金银得以升官。杨褒劝李雄道:“陛下设置官爵,应当网罗天下英豪,怎么能卖官赚钱?”李雄感谢他的劝告。李雄曾经酒醉,推着中书令叫他杖打太官令,杨褒说道:“天子穆穆,诸侯皇皇。哪里有身为天子而酗酒的!”李雄十分惭愧,于是不再酗酒。李雄曾经没什么大事而骑马出宫,杨褒从后面手持长矛骑马超过李雄。李雄奇怪地问他要干嘛,杨褒说:“统治天下的重任,就像我现在乘着恶马而手持长矛一样,急了则怕会伤到自己,慢了则怕马会失足,所以骑马和治国最好要分开。”李雄恍然大悟,便即刻回宫里去了。

image.png

  成平寇将军李凤驻军在晋寿,屡次入寇汉中,汉中居民往东逃往荆沔一带。公元309年十月,成太尉李离部将罗羕和张金苟与天水人訇琦等杀害了李离和阎式,以梓潼投降罗尚。罗尚派遣部将向奋驻军在安汉的宜福,威逼李雄,李雄派太傅李骧、司徒李云、司空李璜攻打向奋,结果李云和李璜都战败而死。

  当初,蜀汉名臣谯周有个儿子住在巴西,成巴西太守马脱把他杀了。他儿子谯登前往刘弘那里请求带兵复仇。刘弘上奏请求任命谯登为梓潼内史,然后让他自己招募巴蜀流民,得到二千人。谯登带着他们西上,来到巴郡,请求罗尚给他增加兵马,但罗尚不给。谯登只好带着这二千人马去进攻宕渠,结果还是打赢了,把马脱杀了,吃了他的肝。恰巧訇琦以梓潼投降了西晋,谯登便进据涪城(今四川绵阳)。李雄亲自带兵攻打,却被谯登击败。

  公元310年二月,成太尉李国镇守巴西时,被部将文石杀害,文石便以巴西投降了罗尚。

  四月,李雄跟部将张宝说:“你如果能攻取梓潼,我将把李离的官职奖赏给你。”张宝便假装先杀了人后,逃亡到梓潼。訇琦等人相信了他,把他当作心腹。这时罗尚刚好派遣使者来到梓潼。趁訇琦等人送使者出城回去时,张宝从后面关闭城门占领了梓潼,訇琦等人逃到巴西去了。李雄便任命张宝为太尉。

  七月,罗尚在巴郡去世,晋怀帝下诏让长沙太守皮素替代罗尚。

  十一月,成太傅李骧率军进攻在涪城的谯登。罗尚儿子罗宇和他的参佐历来厌恶谯登,便不给他提供军粮。新任益州刺史皮素很愤怒,便要治罗宇的罪。十二月,皮素来到巴郡,罗宇等人派人在夜里谋杀了皮素,接着建平都尉暴重杀了罗宇,于是巴郡大乱。益州的三府(巴东、巴郡、涪陵,当时仍然在晋的控制下)官属联名上奏请求让巴东监军韩松为益州刺史,将州府治在巴东。李骧知道谯登粮尽援绝,便更加猛烈地进攻涪城。城内军民断了粮,很多人熏老鼠肉吃,饿死的人比比皆是,然而没有一个人叛离。李骧儿子李寿当时在谯登那里,谯登让他回到父亲那里去。李寿问道:“明公为何不拿我作人质,好让成兵退走?”谯登说:“我作为晋的忠臣死守涪城,你作为李骧的孝子回归太傅,这样你我各自得到忠孝。”

  第二年即311年正月,李骧终于攻拔涪城,生擒了谯登。成太保李始也攻拔巴西,杀了文石。于是李雄大赦,改元玉衡。谯登被送到成都,李雄本想宽恕他,但谯登坚贞不屈,出言不逊,李雄便把他杀了。

  李雄母亲罗氏去世时,李雄轻信巫师的话,忌讳很多,也不想安葬母亲。在司空赵肃一再劝谏下,李雄才同意为母亲下葬。李雄还想守三年的丧,大臣们再三劝谏,李雄都不听。李骧跟司空上官惇说:“现在正处在乱世,我想坚持不懈地劝谏主上,不让他这样做,先生以为如何?”上官惇说:“守三年丧的规矩,从天子到庶人都一样,所以孔子说:‘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但汉魏以来,天下多难,宗庙至关重要,不能长久空旷,所以未必一定要披麻戴孝地服丧,只要表现得非常哀痛就可以了。”李骧说:“任回刚刚回来。这人行事果断,等他来后,我应当和他一道入宫再次请求主上放弃三年服丧的做法。”任回来到后,李骧便和他一道晋见李雄。李骧流着眼泪脱下官帽,再三请求。李雄失声痛哭,坚决不答应。任回跪着进言道:“今天王业刚刚建立不久,百废待兴,国家不可一日无主,让天下惶惶,不知所措。过去周武王素甲观兵,晋襄公墨绖从戎,难道是他们自己愿意这么做吗?只是为了天下苍生而委屈自己罢了。但愿陛下暂时割下亲情,用心政务,保证社稷永远兴隆。”便说一不二地把悲痛中的李雄硬扶起来,强迫他脱下丧服,亲政国务。

  公元311年二月,已经降晋的氐人苻成和隗文再次反叛,从宜都前往巴东。晋建平都尉暴重率领他的部队讨伐二人,趁机占领巴东,并杀了韩松,自领三府政事。不久,益州将吏又一道杀了暴重,上奏请求让巴郡太守张罗负责三府的政事。接着张罗和隗文等大战,被氐民打败而战死,隗文等人便驱使郡里的吏民,往西投降于大成。三府的文武官员又共同上奏以平西司马王异代行三府政事,领巴郡太守。

  于是当年秦雍一带的混乱又在巴蜀重演,尚在晋王室控制下的三府地区也大乱,几十万巴蜀流民开始流浪到荆湘一带,给当地军民带来很多痛苦和麻烦。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