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南楚是怎么灭亡的 马希声开启了南楚君主作死新格局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06-11 18:11:03
责编:历史探索

  上次讲到马希声为了名声超过朱温,每天都要吃50只鸡,今天我们在继续讲讲这荒唐皇帝的其他事情。

朱温是马希声的偶像,在楚国的土地上,马希声也有不少自己的粉丝。自此之后,楚国的养鸡业有了长足发展,养鸡专业户雨后春笋般成长,种茶兼养鸡,楚国农民的衣袋里装满了沉甸甸的铁制大钱。

  马希声突然喜欢上吃鸡,家里是没人敢反对的。他虽然是马殷的二儿子,所以的人都把他当太子对待,不是因为他比大哥马希振优秀多少,关键是他的亲妈袁夫人比马希振他妈漂亮。马希振他妈是马殷还在河南老家开木匠铺的时候娶的老婆,一个小木匠,能娶上老婆已经不错了,所以马希振他妈只是相貌一般的女人。后来,马殷参军做了军官,发达了之后开始娶二姨太三姨太四姨太,后来娶的女人在外貌上相对来说就讲究一些了,袁夫人在这些女人里面是最美丽的,也最得马殷宠爱,所以,她生出来的儿子马希声在所有的儿子里面也最得宠,马希声说,我要吃鸡,别人谁也不敢说你少吃两只吧,他说五十只就五十只,没人敢提反对意见。

blob.png

  马殷在位的时候,马希声是武安节度副使,马殷很看重这个儿子,还任他判内外军事,掌管国家的兵权。

  手中掌管了大权的马希声很快就给老爸惹了一个大乱子。

  楚国的谋臣高郁为楚国各项事业的发展出谋划策,发展茶业,发展蚕桑,铸铅铁钱等等,都是高郁替马殷出的主意,一系列富国强民的国策,使楚国经济腾飞,迅速发展成为一个富裕的小国。楚国有了高郁这个能人,让邻居南平王高季兴很不舒服。

  高季兴的荆南地区很穷,但是穷横穷横的,他们利用自己被后唐、吴、楚和蜀夹在当中的优越地理位置,谁要经过他的地盘都要留下买路钱,南汉、楚和闽向后唐进贡,都过经过这里,这些贡品他能抢就抢,活脱脱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人称 “高赖子”。高季兴最恨的人就是楚国的高郁,他派了间谍到马殷那里离间马殷和高郁的关系,没想到马殷不买他的帐。高季兴转过身去又去马希声那里离间,说高郁今后会谋反,削夺了他手中的兵权。马希声信了,去找高郁算账,高郁愤然要求退居二线,从此什么都不干了。马希声想的是,你说不干了就不干了?万一你真的谋反呢?他假造了一个马殷的圣旨,把高郁杀了,以除后患。

  马殷听说这件事的时候,高郁早就人头落地了。已经年近八十的马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看起来像个可怜兮兮的孩子,他哭着说:我真的老得没用了,连我的功臣都保不住,让他惨遭横死,我还活着有什么用啊。

  老态龙钟的马殷确实开始说了不算了,名义上他是一 国之君,实际上权利基本上已经被马希声攥在了手里,所以,当马殷活到了七十九岁,寿终正寝的时候,长子马希振想都没敢想继位的事,乖乖把王位让给了马希声。

  老皇上驾崩了,举国悲哀,马希声一看就有大将风范,表情上一点都看不出哀伤的意思,每天像平时一样从容地说笑,自始至终没有掉一滴眼泪,他这表情很让人看不懂,死的是最疼爱他的亲爸,难道他一点都不悲伤?也许,朱温的粉丝就要这样寡情绝义。

  老爸去世了,服丧期间马希声依然坚持完成每天吃五十只鸡的艰巨任务,雷打不动地做好这件事,即使马殷马上要下葬了,马希声镇定地喝完他那五十只鸡炖的鸡汤,吃了好几盘鸡肉,抹着油汪汪的嘴唇,打着饱嗝,迈着四方步子来到久等的送葬队伍面前,马殷的灵柩这才向墓地出发。

  马殷这大逆不道的做法,人们都不敢言语,只有一个叫潘起的礼部侍郎发了几句牢骚,也不敢明说,指桑骂槐说什么东晋的阮籍的故事,说阮籍他妈要下葬的时候,他不按照规矩吃素食,而是吃蒸小猪,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不懂事不孝顺的人。

  阮籍那种不靠谱的风流之士吃吃蒸小猪、喝喝酒的,还有情可原,但是,马希声不管怎么说也是即将继承王位的准皇帝啊,谁都听得出来,这个姓潘的是在借古喻今讽刺马希声。不知道马希声正式上任后,这个礼部的潘副官是不是遭到了打击报复。

blob.png

  马殷好歹算是入土为安,马希声于同月继位。

  继位后,马希声不敢当国王。表面上看他胆子很大,那得看对谁,他是软的欺硬的怕的主儿,对强悍的后唐政府,他其实是个胆小如鼠的窝囊废。他不敢称王,自动废去王号, 只称自己是藩镇。后唐政府就喜欢这样听话的人,任命他为武安、静江等军节度使。

  即使继承了老爸的位置,马希声还是经常犯欺软怕硬的毛病。据说那年有个外地商人到长沙来卖犀带,犀带就是饰有犀角的腰带,在当时这玩意很流行,也很贵重,古代百官服饰都离不开腰带,这种腰带不像今天在衣服里面藏着,那时候是系在外面的,从腰带上的装饰就能看出某个人的官阶品位。那个卖犀带的不知怎么就遇上了马希声,大概犀带的质量确实很不错,马希声一眼就看上了,问人家多少钱卖,人家说一条百万钱。马希声让那个商人到住的宾馆当然那时候叫驿馆等着他。那人欢天喜地地回住处等着,却等来了御林军,三下两下就把商人杀了,犀带归了马希声。

  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按说这种黑社会老大才做的事,马希声不会去做的,他即使不敢做国王,也是一方老大,至于杀人越货吗?这个很江湖的故事,就当传奇故事听听得了。

  马希声一共就当了三年政,他当政的时候,在治理国家方面完全是推着走,没做出什么好事,也没干成什么大的坏事,主要是他没有更多的爱好,一天吃五十只鸡,还不至于把国家吃垮了。不过,最后他是不是因为吃鸡吃死的就说不好了。三十三岁的马希声在当政的第三个年头上,突然得暴病死了,谁知道是死于禽流感呢,还是引发了急性肠胃病呢,反正命是没了,每天吃五十只鸡的美好生活到此结束。

  马希声死了之后,才被后唐末帝追封为衡阳王,总算是做了回王。

  马殷一共有十个儿子,现在老二死了,还剩下九个呢。当初马殷临终的时候就留下遗言,这个王位兄终弟及,也就是说,哥哥死了弟弟继位,这老爷子怎么这么有先见之明呢,之后他的这些儿子们不断的死去,不断又有人前赴后继,形成了众驹争槽的乱象。

  马殷的大儿子马希振是个聪明人,他不想当这个国王,和马希声同日出生的弟弟武平军节度使马希范接任了二哥的职位,成为第三任楚王。

  和马希声相比,马希范不喜欢吃鸡,但是也喜欢吃喝玩乐,这一点和二哥有共同点。除此之外,马希范还喜欢建筑工程,这一点大概是从小做木匠的老爸的传承,他在建筑设计方面很有才能,一般工程师设计的图纸他看不上,修建大型工程天策府的时候,他亲自审定设计方案,那座建筑金碧辉煌,很有创意。最有创意的是里面的九龙殿,大殿里面八条巨龙绕柱,马希范的座位在八龙之间,也就是说加上他这条龙,一共是九条龙,有创意吧。还有一个宏伟工程就是会春园,也是高端大气上水平的超豪华建筑。有了这些硬件设置,没有美女做装饰和陪衬,就少了许多成色和味道,于是马希范广纳美女,和许多无为的皇帝一样落入无道的怪圈中。

blob.png

  比二哥幸运的是,马希范当了十多年皇帝,也得病死了,弟弟们你争我斗,马希范的同母弟马希广胜出。但是这哥们儿天生懦弱无能,面对马希范留下的一堆烂摊子无从下手,和他不是一个妈的弟弟马希萼乘机反叛,马希萼是武平军节度使,自己手中有兵权,已经有了很大胜算,再加上他向南唐称臣,有外援的资助,拿下了马家的江山,把亲兄弟马希广一条白绫赐死。

  马希萼上任后,比哥哥们强不到哪儿去,他躺在皇帝的宝座上,每天做的还是荒淫皇帝那点儿事儿,喝酒淫乐,国家政务交给同母兄弟马希崇全权办理。想想看,这样下去时间长了,马希崇也舍不得把国家大权还给马希萼了,会有什么后果傻子都能想明白。

  马希崇上台,是平定了一场宗室内部的叛乱顺理成章上去的,叛乱平息完毕的时候,马希萼还一无所知依然沉浸在他的淫乐中,直到被囚送到衡山,才明白过来,自己的位置已经被马希崇抢走了。

  马希崇夺权后,同样一头栽进纵酒荒淫的温柔乡,马殷这些儿子们真是一个比一个更不争气,摊上这么一帮倒霉儿子,楚国灭亡是早晚的事。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