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蒋介石对宋美龄究竟有多少真爱?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4-07-19 12:47:23
责编:历史探索

  蒋、宋之结合,不是“政治联姻”的结果

  自蒋介石1927年12月1日在上海《申报》刊登《我们的今日》一文,高调宣布其与宋美龄正式结合,关于二人乃是“政治联姻”的质疑,就始终没有停止过,迄于今日,也未有定论。

  近年来,否定“政治联姻论”者渐多,并在蒋介石日记中获得了颇多支持材料。如早在1927年3月,蒋就曾在日记中写道:“今日思念美妹不已”;5月,蒋日记中又有“今日终日思念美妹不置”之语。9月23日晚,蒋、宋有过一席长谈,蒋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情绪绵绵,相怜相爱,唯此稍得人生之乐”,次日,宋即答应了蒋的求婚。28日,蒋赴日本向宋母请示婚期,与宋美龄辞别,日记写道:“三妹情绪绵绵,何忍舍诸!不惟外人不知三妹性情,即余亦于今方知也。”这些材料能够证实,蒋、宋结合,有过一个自由恋爱的阶段。

  蒋在1927年宁汉分裂时曾短暂下野。期间曾有情书致宋美龄,今日观之,蒋对自己此番爱情追求,似乎信心并不太足:“余今无意政治活动,惟念生平倾慕之人,厥惟女士。前在粤时,曾使人向令兄姐处示意,均未得要领,当时或因政治关系。顾余今退而为山野之人矣,举世所弃,万念灰绝,囊日百对战疆,叱咤自喜,迄今思之,所谓功业宛如幻梦。独如女士才华荣德,恋恋终不能忘,但不知此举世所弃之下野武人,女士视之,谓如何耳?”或许正是因为此种不自信,蒋曾被宋家大姐宋霭龄批评,说他在追求宋美龄的过程中不够主动积极,“欠准备功夫,全凭临时应付”。蒋对宋的追求,若夹杂着浓烈的“政治联姻”一类的现实利益考量,当不至于如此。


  新婚当日,蒋有一种被巨大的幸福撞击的感觉:“今日见吾妻姗姗而出,如云飘霞落,平生未有之爱情,于此一时间并现,不知余身置于何处矣。”次日,蒋、宋二人终日在新房不出,“乃知新婚之甜蜜,非任何事所能比拟也!”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蒋又记道:“十年来未尝有之欢乐,乃得之于今日!”1928年3月,蒋因北伐军务,不得不与宋暂别,31日,蒋在日记中写道:“梦中如与夫人同眠,醒后凄凉。呜呼!征人无家庭之乐,苦矣!”5月,宋到徐州团聚,蒋又记道:“四十六日未得见,今日团聚,乐何如哉!”……此类或述恩爱之情,或诉离别之苦的文字,蒋氏日记中甚多。诚如杨奎松教授所言,“在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蒋和几位妻妾之间的关系。他对毛、姚记述露骨,例如吵架的过程描写巨细靡遗。但对宋则全无痕迹,只有美好的情节。”此种“只有美好的情节”,已足以说明蒋氏对宋美龄确有真爱在其中。

  但也有一点需要注意。蒋在日记中明言厌恶他人,往往是真厌恶,如对元配毛氏,因系奉母命成婚,毫无感情基础,蒋曾声称闻见其“人影步声,皆足刺激神经”;但日记中对宋美龄“只有美好的情节”,具体成色尚需持保留意见。因为宋美龄能够翻阅蒋之日记。蒋之早期日记,曾一度交由宋美龄保管,宋甚至还在日记中夹留过条子,提醒蒋身为统帅,日记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不能遗失或给别人看到。另据唐纵日记,曾提到宋美龄“私阅”蒋日记,看到蒋对孔家的批评,一怒之下到孔家公馆住了好几个礼拜。唐纵自1938年起长期在蒋介石侍从室工作,大概此时,蒋的日记已不再交宋美龄保管,故有“私阅”一说。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