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胡适为何可放肆批评蒋介石?胡适与蒋介石的关系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4-08-02 16:19:59
责编:历史探索

  胡适与蒋介石君臣关系我们常说蒋介石是独夫民贼,一意孤行,不能虚心接受别人的批评。可是在看他和胡适的交往史时,感觉却不是这样。胡适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他常常拿言论自由、民主宪政和保障人权等问题批评蒋介石,要知道,老蒋当时是一党专政的最高领袖,口含天宪,生杀予夺全在一人,而他对胡适的逆鳞批评不但没有打击报复,而且在很多时候还接受了对方的批评,一辈子坚持结交胡适这样的诤友,实在是非常难得和难能可贵的。

  一

  1934年年初,蒋介石在南昌发起“新生活运动”。这个运动以儒家的“礼义廉耻”为中心思想,以蒋介石的“三化”(生活艺术化、生活生产化、生活军事化”)为行动指南,其目的是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一场“改造国民生活形态以及行为模式”的教育运动。为了掀起这样一场运动,蒋介石在《新生活运动发凡》的演讲中说:革命就是依据一种进步的新思想或主义,用人的力量彻底改进每一个人以至整个国家的生活形态。“简言之,革命即生活形态之改进也。吾国革命之所以迄今尚未成功,即在于全国国民之生活形态始终无所改进。”他强调:“新生活运动”既是使国民革命得以成功,中华民族得以复兴的一项重要措施,也是要求全国国民在衣食住行方面能够彻底改进的一种社会教育运动。蒋介石的号召一下,国民党统治区域,各级党政机关无不闻风而动,热烈响应。蒋介石手订的小册子《新生活须知》,铺天盖地,充斥机关、学校等各行各业,被视为人人必须遵守的法规经典。

  在国民党各级党政官员纷纷献媚取悦之时,胡适不但没有为最高领袖发起的这个运动阐释划时代意义,反而逆风而上,在《独立评论》和《大公报》上发表《为新生活运动进一解》,批评蒋介石太夸张新生活的效能。在文章中胡适毫不客气地说:“要知道,救国与复兴民族,得靠知识与技能,和钮扣碗筷的形式不相干。”“要清楚认识,新生活运动应该是一个教育运动,而不是一个政治运动。生活习惯的改革,不是开会贴标语所能收效的。若靠一班官僚来提倡新生活,只可以引起种种揣摩风气,虚应故事的恶习惯,只会增加虚伪而已。”“我们不要忘了生活的基础是经济的、物质的,人民太穷,决不会有良好的生活习惯。生活提高了,知识提高了,不但会路不拾遗,拾了遗物还会花钱去登报招领。”在当时的中国,胡适竟敢如此批评党和国家最高领袖提出的一项政治举措,往小了说是目无尊长,往大点说就是别有用心的一小撮敌对势力和反革命的代表猖狂地向党进攻,此事如果发生到红太阳时代,胡适早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砸了个稀巴烂。可奇怪的是,蒋介石竟然没有作任何表示,连让登胡适文章的刊物停刊整顿的措施都没有采取,太没有伟人气魄了。


  作为最高领袖的蒋介石能具有这种雅量,自然赢得了胡适的认可。后来,胡适不止一次地对人说:“蒋先生长进了,气度变阔大了,态度变平和了。能够相当的容纳异己者的要求,尊重异己者的看法了。”胡适的这些话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蒋介石还派人向胡适表示感谢。我有点搞不懂了,胡适不过是一个无职无权的知识分子,而蒋介石是掌握党政军大权的一国领袖,犯得着如此在意一介穷儒的说法吗?尽管如此,胡适对蒋介石的缺点并没有放过,仍时不时地予以批评,而且动不动就拿当时的政治体制说事。

  二

  1951年5月,胡适从美国写了一封长信给蒋介石,劝蒋考虑“国民党自由分化为几个独立的政党”,而且第一件事便是“蒋介石辞去国民党总裁”。1952年9月,胡适又寄了一封长信给蒋介石,直言:“民主政治必须建立在多个政党并立的基础上,而行宪四、五年来未能树立这个基础,是由于国民党未能弃‘党内无派、党外无党’的心理习惯。言论自由不是宪法上的一句空话,必须由政府与国民党明白表示愿意容忍一切具体政策的批评,并须表示,无论是孙中山、蒋介石,无论是三民主义,五权宪法,都可以作批评的对象。”

  1949年蒋介石兵败大陆去了台湾,正是朝不保夕风雨飘摇之时,求得稳固生存乃是老蒋当时最主要的任务,胡适没有在这方面出谋划策,而是要实行民主制度,竟然要“蒋介石辞去国民党总裁”,放弃国民党一党执政的地位,还幻想要把孙中山、蒋介石、三民主义、五权宪法,都作为批评的对象。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都要批评了,胡适这不是鼓动人们造反吗?对这种“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的危险分子,老蒋应该利用国家专政机器一举剿灭。

  可糊涂的老蒋却没有这样做,反而在胡适1952年月11月19日应邀回台湾讲学时,派蒋经国为代表前往机场迎接,加入了各届人士一道热烈欢迎胡适的队伍。随后,胡适各种场合发表演说,鼓吹“民主社会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言论自由。”号召人们利用一切机会争取言论自由。第二年1月16日,蒋介石设宴为胡适饯行,胡提出台湾没有言论自由等问题。胡的意见相当尖锐,但是蒋介石却能够接受。这一点,从他当天的日记中可以看出:蒋公约我吃晚饭,七点见他,八点开饭。谈了两点钟,我说一点逆耳的话,他居然容受了。我说,台湾今日实无言论自由。第一,无一人敢批评彭孟缉。第二,无一语批评蒋经国。第三,无一语批评蒋总统。所谓无言论自由,是“尽在不言中”也。我不知道老蒋请胡适吃饭到底图的是什么,你不趁机好好教训这个家伙也就罢了,还要听他絮絮叨叨批评自己,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