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边府战役中武元甲做了什么决定 奠边府战役获胜的原因是什么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09-13 00:18:24
责编:历史探索

  1954年1月9日,法国空军第一次在侦察拍摄的照片上发现了越军的105榴弹炮正在向奠边府移动的痕迹!科尼将军大吃一惊,他立即向纳瓦尔将军报告了这一惊人的消息,不过他并没有及时通报奠边府的德卡斯特里(法空军侦察发现情况后一向不直接通报前线,而是要经过高级官员确认后再由高级官员转发给前线,有时虽然上面知道情况,可是为了某些原因,就不向下面传达,这也是奠边府守军一直低估对方的原因之一)。15日,科尼还在河内的记者招待会上强作镇定,说希望奠边府早日开战,并且说在开战之初越军的炮火会给法军带来麻烦,但是法军会立即干掉他们。小狗跟着大狗叫,科尼的“乐观主义”精神影响了德卡斯特里,就在记者招待会的同一天,德卡斯特里还使用已知越军通信频率向武元甲发出挑战:“等啥呢?为啥不敢向我们进攻?你们还敢不敢打奠边府?敢不敢?!。。。”

blob.png

 德卡斯特里

  在前脚气壮如牛地向武元甲发出约架的信息后,德卡斯特里后脚就收到了科尼从河内发来的密电:“据悉奠边府的越军部队拥有105毫米榴弹炮!”这下子如五雷轰顶的他立即就消停了,咽下了之前放的狠话,而且再也没有喊出类似的豪言壮语。1月20日,法军截获了越军的一份密电,称越军将在1月25日下午向奠边府发起进攻!科尼立即电令德卡斯特里做好战斗准备。

  箭在弦上之时,这时越军这里却出状况了。原先计划的进攻日期因为炮兵行进过于迟缓不得不推迟。之前奠边府法军不足10个营,工事构筑还不完善,如果此时越军集中兵力,速战速决,以猛烈的炮火控制机场,压制法军炮兵,以主力突破,插入纵深,首先端掉法军的指挥机构,炮兵阵地和预备队。争取“中心开花”,然后从里往外打,一举解决战斗。可是情报表明,早在12月中旬,奠边府的法军总兵力就已经达到13个营,人数超过1万人,工事也比先前估计的更加坚固。(从这点来说,法国人真是世界上出色的的防御大师)

  没有重炮就打不了攻坚战,可是在艰险的山路上,即使是312师出动了全师的人手,和炮兵们一起拉得吭哧吭哧的,那些105榴弹炮还是无法在22日进攻发起日之前进入阵地,看来是只能推迟进攻日期了。

blob.png

  越军用肩扛手拉的方式翻山越岭运送榴弹炮至奠边府阵地

  可是等了2天,越军的炮兵还在路上挣扎前进,仍然不能按时进入阵地!而且312师和炮兵部队均已疲惫不堪,而法军却很可能进一步加强兵力和兵器。以目前越军的部署和战斗力,即使有可能在夜间凭借炮火支援突入法军纵深,也没有把握一举歼灭法军的指挥部,重创法军炮兵,控制机场,相反却有可能在冲进去之后和敌军的精锐预备队形成顶牛的态势,而一旦天色放亮,法军空军大举出动,突入的部队就有可能被得到空中支援的敌人反击出去。这样子对后续战斗是很不利的,以越军的现状,一旦初战失利挫动锐气,后面的仗就不好打了。因此只能争取头一个晚上一次歼灭敌2个营的部队,第二晚再争取消灭1-2个营,消灭一个据点算一个据点,但是攻必克,守必固,以后再视情况而定。一旦法军大举增援,出现不利战局,越军也可迅速转兵它用。现在转而采取稳扎稳打的战术,可以麻痹法军,使其不至于因为遭到重大打击而丧失固守的信心,利用美制C119运输机快速撤逃出奠边府。且由于法军大量兵力集结在奠边府,也有利于其他越军部队在敌后寻找法军空挡,加以打击。

  临战变更作战计划是非常大胆的举动。3天后,经过反复权衡利弊中,既然现在奠边府一时没有战机,不如将集结在奠边府的部队里抽出1个师,按照原定的西北战役计划,向老挝的上寮发起进攻,相机攻占琅勃拉邦,以进一步分散印度支那法军的机动兵力。316师继续留在奠边府周边牵制法军,使其无法走出盆地,深入越军控制区的腹地;312师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大炮和炮兵阵地,由他们再吃一次苦,把重炮和高射炮拉回巡教,351师的工兵则将原先的急造军路改造为条件比较好的路,为重炮重新进入阵地做准备。这样子,越军在奠边府仍然对法军占据着兵力上的明显优势,减少1个师风险不大。可是武元甲那里卡壳了,特别是要312师把历尽千辛万苦才拉上山岭的大炮再重新拉回去,这不是“瞎指挥”么?至于让部队去上寮倒好办,之前308师的部队已经有在那里作战的经验了,就让他们去那里旧地重游一次好了,可是要面对312师上下的怒火,这才是最难办的。

blob.png

  百般无奈之下,武元甲想到了敬爱的胡伯伯,准备把最终决定权踢到胡伯伯那里,让他老人家拿主意,武元甲将现在对奠边府就发起进攻是冒险的情况向胡伯伯做了汇报,胡伯伯的答复滴水不漏:“我已经将战场指挥权授予你,如果发起进攻就必须胜利;如若不能,就不要贸然发动进攻。”绕了一圈把球又踢回来了。在经过了长时间的痛苦纠结后,武元甲最终咬着牙决定。他于1月25日深夜电令全军,暂停进攻准备,开始后撤。

  抛开怒火万丈的312师不提,从战略上讲,以308师进军上寮绝对是军事上的神来之笔。该师领受的任务是:进占上寮的南乌江(即湄公河)上游地区。308师主力于1月26日携带有限的口粮,绕过奠边府南部的“伊莎贝拉”据点外围,兵分两路,于当日越过越老边境,向老挝孟赛和琅勃拉邦方向攻击前进。在边境线附近警戒的法伪军小股部队望风而逃,308师重演了1953年“春天的故事”----就是不间断地长途追击,该师以102团为先锋昼夜兼程对逃敌进行追击。

  1月31日,102团在孟夸追上了数百逃敌,随即发起猛攻,将其分割包围后一举歼灭。越军148独立团在苏发努冯亲王的巴特寮部队协助下,向北发展,迅速占领了老挝北部的丰沙里省全境。使巴特寮根据地扩大了近1万平方公里,和越盟的越西北根据地连成一片。308师另外一路部队36团和88团在击破当面之敌的微弱抵抗后也迅速突入老挝纵深地区发展胜利。

blob.png

  奠边府重兵云集却不见动静,而自己的后院却是处处烽火连天,纳瓦尔开始有点坐不住了,他感觉自己在奠边府发出的这雷霆万钧的一拳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丝毫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纳瓦尔精心策划,发出的另外一记重拳是在西原那里。在308师进入老挝之前,1954年1月20日,法军以6个机动群约30个营的兵力按照预定作战计划向越南第5联区的富安发起大举进攻,这就是蓄谋已久的“亚特兰大”行动。参战法伪军部队其中的15个营从北纬12度稍北的芽庄出发,沿海岸线向北扫荡,战斗发起当日,法军还派出一支特混舰队搭载登陆部队在越军侧后的绥和展开两栖登陆,企图对越军部队实施两面夹击。从而实现全部占领中南部的目的。可是参加“亚特兰大”行动的部队里虽然有法军中的王牌100机动群,可是主力还是保大伪军部队,这些伪军部队多数是由刚刚征召不久的农民组成的,训练很差,军官和士官也不给力,部队走走停停,狐疑不决,老是担心被伏击,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越军5联区以少数兵力应付正面之敌,集中两个主力团108团和803团,按照预定部署,于1月27日向西原北部之敌发起进攻。初战获胜,连克三据点后,迅速发展,守敌纷纷逃跑。2月5日,攻占昆嵩市,全歼西原北部之敌。尔后继续南下,逼近19号公路,并袭击波莱古市,共解放1.6万平方公里土地和20万人口,迫使法军不得不停止对富安地区的进攻,急调兵力加强波莱古市和西原南部的据点,以防止越军继续南下。 这样子,纳瓦尔的左右开弓的攻势都落空了!而法军自己的空档却暴露出来了。

  奉命开赴下寮的越军101团先遣营,于1954年1月31日向芒买省会发起攻击,歼敌一个营并占领阿速坡。下寮守敌仅指挥官是法国人,其余都是老挝伪军,战斗力极弱,装备也差,训练更是不值一提,在越军的兵锋面前很快土崩瓦解。越军乘胜前进,迅速解放了芒买全省和沙拉弯省大部地区,约占下寮总面积的2/3,人口20余万,与越南5联区新解放的西原北部地区联成一片,形成极为有利的战略态势。

blob.png

  仅仅1个营取得了如此大的胜利,不但缴获甚多,而且伤亡很少,粮食供应也完全不成问题。这使武元甲信心和胃口大增,他主动提出将在中寮活动的101团团部和另1个营也增调至下寮,加强对下寮部队和游击队的统一领导,帮助老挝巴特寮的抗战政府建立政权,巩固新区,并继续向南发展。101团主力到达下寮后,继续向南进军,解放了包括云晒、暹邦在内的高棉东北部地区,与下寮新解放区联成一片,越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横扫老挝。

  308师此时继续在老挝境内猛追猛打,十余天内即歼法伪军5个多营,控制了南乌江流域全部地区,迫近琅勃拉邦。法军急从越南北部红河三角洲平原地区和奠边府抽调5个营的机动部队空运琅勃拉邦和芒赛。因法伪军兵力增加和粮食供应困难,308师未对琅勃拉邦进行攻击,按预定部署返回奠边府以西地区待命。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已经天塌地陷的老挝局势面前,纳瓦尔居然还故作镇静,当他得知308师撤离奠边府奔赴老挝作战后,居然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是越军不敢进攻奠边府,才不得不转兵它用,去老挝打秋风。倒是科尼还比较冷静,认为308师迟早是还会回来的,不幸的是他果然言中了。

  在此期间,越南北部平原和中、南部敌后越军一部分主力部队同各地方部队和民兵、游击队相配合,加强活动,袭击、拔除敌人据点,破坏交通和军事设施,取得了不小的胜利。 此时已经高升至越军总参谋长文进勇指挥他的起家血本320师于1954年1月初从西南方向渗透过代河,越过了塔西尼防线,潜入红河三角洲地区,加强已经在那里活跃的越军部队,320师继续他们之前在那里的拿手好戏,攻击法伪军连级据点,在野战中对敢于离开坚固设防工事的敌营以下部队以迎头痛击,破坏交通线,伏击法伪军的运输车船队,严重威胁到了河内至海防的交通主干线,320师的渗透使得越北地区法军重兵集团被牢牢牵制,自顾不暇,只能坐困愁城。

blob.png

  纳瓦尔(前排副驾驶)与德卡斯特里(前排驾驶)

  即使在遥远的越南南方,西贡以南地区,原先被法国人视为“世外桃源”,安全区的地方,越盟南方领导人黎德寿和范雄指挥的部队也开展了游击战争,游击队以营,连规模开展活动,不断袭击法伪军据点和巡逻队,第一次将战火烧到了歌舞升平的西贡城下,并且严重威胁到了法军重要的后勤补给基地和兵站-----湄公河三角洲。在这里越军同样获得了不小的战果。

  越军向上、中、下寮和西原北部地区的攻势都获得了很大成功。以有限的兵力,在很短的时间内,解放了西原北部和上、中、下寮以及高棉东北部等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广大地区,歼灭了不少敌军,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基本上实现了预定打通印度支那南北战略交通线的计划,并控制了越南通向老挝、柬埔寨的6、7、8、9、12、19号等六条东西向公路。法军在印度支那的战略交通线,几乎被全部斩断。这就完全打乱了纳瓦尔的战略部署,迫使他不断分散机动兵力,被动应付,疲于奔命,其气势汹汹的所谓解决印支问题的军事计划成为泡影。奠边府的法军重兵集团已经被彻底孤立并且越军已经形成合围之势,而法军的机动部队却已经被处处牵制,无力大规模增援奠边府的守军,这对越军夺取奠边府战役的胜利在战略上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下一步对奠边府的围攻马上就要开始了!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