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少了12000人的合影和一群日夜想家的华工(2)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6-06-06 15:42:44
责编:历史探索

修建太平洋铁路地形险峻,工作苦累危险,大批的华工从广州被招募而来。他们的月薪大多为25美元,而白人同行大约50美元一个月且食宿免费。华工的工作时间更长,危险度更高,不仅要为食宿自掏腰包,甚至还要购买劳动工具。大约有2000个华工在修建铁路时死亡。

”排华法案“ 中国城成了“光棍城”

而这些华工后来去哪里呢?他们有些回到中国,更多的人则是去了加州,修建起中国城,继续做苦工。对于这些华工,美国政府的态度又是怎样呢?1882年,美国签署”排华法案“,杜绝中国移民入境;1902年,决定将此法案效力永久有效;直至二战结盟1943年才得以废除。(大部分华人不享有公民权,而且他们如果一旦出境,很有可能就不能再进入美国国土,间接导致了中国城的男女比例失衡,甚至达到了二十比一. 在电影吃一碗茶中,其中有个印象深刻的镜头就是中国城新人的喜宴,每个桌都坐满了白发苍苍的单身老人,这些人年轻时来到金山,大都一辈子没有回过中国,只是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送一部分工资做家用)。

可以说,华人移民,从刚开始,就被排挤,不接受,延续了几十年。而在此期间,美国最出名的丑化华人形象 Fu Manchu大行其道。

因为排华法案限制,当时的中国城,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中国城也被称为光棍城。男性华人劳工,大都从事西方传统女性职业,经营洗衣房,饭店,被主流社会认为女性化的群体。

被遗忘在美国主流社会的边缘

第一代华人的移民故事,充满了血泪,最可悲的是一直被遗忘在美国主流社会的边缘。进入到1960,70年代,二代移民长大为人,在中国和美国传统中挣扎,很多人选择了离开破败落后的中国城,成为真正的美国人,然而在主流社会被打上华裔烙印后频频碰壁,其中的一些人开始重新反思自己的身份,他们的途径是对父辈故事的传唱。

例如在华裔作家汤婷婷的《中国佬》中,有这么一个催人泪下的选段:

在夏威夷种植园挥汗如雨的中国劳工,为了发泄自己的思乡之情,挖了一个土坑,对着坑大喊,放佛自己的喊声能从土坑传到地球的另一边中国。

"Hello down there in China." 你好吗,中国!

"Hello, mother."你好吗,妈妈!

"Hello, my heart and my liver. I miss you.我想你!

"I want to be home.‘ Bak Goong shouted, "I want home". 我想回家,八公喊,我想家!

The others follow him, yelling, "I want home. Home. Home. Home. Home‘ (p.117) 其他工人也跟着他大喊,我想家!家!家!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