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门庆女婿因何对丈母娘潘金莲情有独钟?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4-08-14 15:38:58
责编:历史探索

  导读:普天之下,男人很少有对自己老婆一心一意的。他们往往嘴里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在金瓶梅里,陈敬济也是这样货色,他本是西门庆的女婿,因为家里犯了事,寄宿在西门府。本来应该安分守己,不想被花枝招展的西门女眷所迷惑,竟然对自己老婆西门大姐视而不见,对西门庆的五姨太潘金莲却眉目传情。

  且看这一段:当下吴月娘领着众妇人,或携手游芳径之中,或斗草坐香茵之上。一个临轩对景,戏将红豆掷金鳞;一个伏槛观花,笑把罗纨惊粉蝶。月娘于是走在一个最高亭子上,名唤卧云亭,和孟玉楼、李娇儿下棋。潘金蓮和西门大姐、孙雪都在玩花楼望下观看。见楼前牡丹花畔,芍药圃、海棠轩、蔷薇架、木香棚,又有耐寒君子竹、欺雪大夫松。端的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春之景。观之不足,看之有余。不一时摆上酒来,吴月娘居上,李娇儿对席,两边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蓮、西门大姐,各依序而坐。月娘道:“我忘了请姐夫来坐坐。”一面使小玉:“前边快请姑夫来。”不一时,敬济来到头上天青罗帽,身穿紫绫深衣,脚下粉头皂靴,向前作揖,就在大姐跟前坐下。传杯换盏,吃了一回酒,吴月娘还与李娇儿、西门大姐下棋。孙雪娥与孟玉楼却上楼观看。惟有金莲,且在山子前花池边,用白纱团扇扑蝴蝶为戏。不妨敬济悄悄在他背后戏说道:“五娘,你不会扑蝴蝶儿,等我替你扑。这蝴蝶儿忽上忽下心不定,有些走滚。”那金莲扭回粉颈,斜瞅了他一眼,骂道:“贼短命,人听着,你待死也!我晓得你也不要命了。”那敬济笑嘻嘻扑近他身来,搂他亲嘴。被妇人顺手只一推,把小伙儿推了一交。却不想玉楼在玩花楼远远瞧见,叫道:“五姐,你走这里来,我和你说话。”金莲方才撇了敬济,上楼去了。原来两个蝴蝶到没曾捉得住,到订了燕约莺期,则做了蜂须花嘴。那陈敬济见勾引潘金莲没有结果,反而肚子孤枕难眠,夜里吟咏道:我见他斜戴花枝,朱唇上不抹胭脂,似抹胭脂。前日相逢,似有私情,未见私情。欲见许,何曾见许!似推辞,本是不推辞。约在何时?会在何时?不相逢,他又相思;既相逢,我又相思。

  这是陈敬济第一次到西门庆府上,就开始对漂亮风骚的潘金莲动了心。那么陈敬济为何如此,他难道不怕西门庆吃醋,大发雷霆之怒吗?


  其一,潘金莲可人,可以算得上人见人爱。金瓶梅里曾介绍过潘金莲的容貌:但见他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翠弯弯的新月的眉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粉白肚儿,窄星星尖翘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

  其二,西门庆妻妾多,再加上生意忙,应酬多,对于前来依附的女婿陈敬济没有提防,他那里知道自己女婿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在这无意防范之中,恰好潘金莲被自己女婿征服。

  其三,空闲的时候,西门庆最喜欢的就是玩女人逛窑子,那陈敬济尽管不是自己的儿子,却也受其传染,喜欢漂亮女人。

  其四,西门大姐自幼受到西门庆的熏陶,可能会养成飞扬跋扈的臭毛病,或者对女婿有不敬的举动,反正从书中看不出两口子有什么亲昵的行为,反而如同陌路人一般.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