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枉凝眉咏叹的爱情悲剧主角是何人?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5-08-23 15:20:19
责编:历史探索

  《红搂梦》是我国古代最优秀的一部现实主义巨著,它成功地描写了贾宝玉的爱情婚姻悲剧。《枉凝眉》这支曲子.婉转缠绵地唱出了这一悲剧。“一个是阆苑鲜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起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曲名《枉凝眉》,意思为徒然凝眉悲愁。曲子从贾宝玉、林黛玉爱情的破灭写起,表现为林黛玉为爱情泪尽而死的悲剧以及宝黛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曲子以第三人称来写宝黛爱情多灾多难的过程。写得如泣如诉。

  曲子开头两句是对宝玉、黛玉的高度赞美。“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是说黛玉就象仙境花园里的鲜花一样,宝玉则恰似那无暇的宝玉。这就告诉我们,宝玉、黛玉的相貌、人品、人生追求、爱情,都像“阆苑仙葩”、“美玉无暇”,作者在这里用事物的纯洁、美好、脱俗不凡,高度赞美了“双玉”。

  宝黛爱情的一个突出特点,他们的感情是建立在志趣相投、人生理想一致的基础上。如“林妹妹从来不说这些混账话。”“混账话”即让宝玉去走仕途经济之路。不说混账话,说明他们在人生道路、人生追求上是一致的。正因为人生理想、生活追求的一致,他们才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这样深厚感情基础上,他们的爱情之花必开得鲜艳夺目。他们不仅是爱情的叛逆,也是叛逆的爱情。红楼梦在爱情描写上是新颖、深刻的,它打破了以往文学作品在爱情描写上,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的俗套。作者通过宝黛的爱情,第一次明确提出了爱情必须有一定的思想基础,并且作者以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来赞美这种爱情。所以开头的两句用非常鲜明的形象、美好的比喻来赞美作者理想中的人物、爱情。当然,这种爱情只能属于非社会的,它与封建社会形成鲜明的对立,这就注定了这种爱情必然以悲剧告终。


  “若说没……若说有……”这两个假设句,就是写造成悲剧原因的。它从“没奇缘”、“有奇缘”这两个方面提出了相爱不能到终生,并不是缘分问题。那是什么问题呢?曲中并没明确地说出来,而且是以问的口气、委婉地表现出,是封建礼教、封建婚姻制度造成了纯洁爱情的破灭。那种无可奈何又叹息万分的感情,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下面的排比句,对宝玉、黛玉两个人进行了对衬描写。“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写两个人互相牵挂、互相思念、互相叹息。这两个人的爱情:一方面爱的火焰非常炽烈,一方面爱的崎岖又无法消失。在那个时代,他们的感情经常是抑塞的,他们的爱情只能是冰面下的激流、绝望死水下的一团火,包孕育着爱,但只能是无声的渴望,过敏的猜忌和浪费的心潮;不能有现代人那明白通俗的交织,所以他们的恋爱常常是伴着苦涩的。“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这两句是哀叹爱情都成了幻虚的影像、都幻灭了。两个人爱得愈深,为失去爱的痛苦愈深切。这四句曲子抒发了宝玉、黛玉彼此相思之苦,以及爱情幻灭后的无限悲痛之情。写得哀怨、凄惋。

  最后三句,是黛玉悲苦流泪的一个特写镜头。我们知道,林黛玉寄人篱下,自幼孤独任性,非常敏感,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她去。她还具有诗人的气质,她从来不懂得去适应环境,她过着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日子。即使日子这么难过,她也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不叫污垢陷其身,所以她这种性格与环境形成尖锐矛盾。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日子过得非常痛苦、非常孤独。终日与她做伴的除了紫娟以外,就是眼泪了。她和宝玉由两小无猜发展成心心相印。但“金玉良姻”的舆论,宝钗、史湘云客观形成的威胁,使黛玉灵魂经常处于紧张、惊吓之中,忧郁孤独不断地浸蚀着她;她满腔的心事无处诉说,只能通过眼泪来宣泄。她的眼泪无穷无尽,从秋流到冬,从春流到夏!黛玉这一流泪悲苦的特写镜头,写出了黛玉这种悲剧性格和悲剧命运的丰富内涵,很值得人们深思。

  [枉凝眉]这支曲子,介绍了《红楼梦》中最主要的人物形象:贾宝玉、林黛玉。从内容上说,这支曲子写了宝、黛的爱情悲剧。通过这一爱情悲剧,可以看到《红楼梦》在描写爱情婚姻上的新颖性。从另外角度看,《红楼梦》丰富而深刻的内容,也提示了封建阶级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这是任何人都不能逆转的。无论是能干的王熙凤,还是英明的探春,她们都不能挽救家族的衰亡。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