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大战的详细战斗经过?最后结果如何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08-10 00:12:21
责编:历史探索

  金字塔大战是指1798年,法国和埃及在开罗发生的一场战斗。

  7月法国远征军抵达埃及,埃及骑马穆鲁克兵英勇抗法。马穆鲁克兵技术很好,骑术精湛,骁勇善战,但缺少严密的组织;但法兵纪律性强,组织严密,采用了火枪刺刀方阵的先进战术,有效地抗击了马穆鲁克骑兵的冲锋。

  马穆鲁克骑兵排成横队,横队构成方阵,挥舞马刀,直奔北面正在集合整队的法国步兵冲去。这种方阵在法军面前,已太落后。结果,几千人马被打死,几千人被俘,剩下的向南逃散。马穆鲁克的主力部队,只在一场厮杀之中就被消灭了。

  金字塔下大战以后,法军开进了城。拿破仑成了埃及的霸主。

  前期

  1798年7月,经过一个月的跋涉,拿破仑终于开始了挺进埃及的第一场大战。1798年7月13日夜间,拿破仑率军沿尼罗河左岸向南进发,同时由卑雷指挥的一支法国舰队也沿河上驶。拂晓时分,法军抵达肖布腊克希,在这里遇上了穆拉德贝伊率领的马穆鲁克骑兵团。拿破仑立即将他的每个师都组成方阵。方阵里刺刀林立,寒光逼人。方阵的四角都设有火炮。为了能与河上的舰队保持接触,其中一个师的方阵紧靠尼罗河。日出之时,各团的乐队在方阵中央奏起《马赛曲》,准备迎接战斗。

image.png

  第一场大战

  面对法军方阵厚密的刺刀,马穆鲁克骑兵毫无惧色,他们喊叫着,发起了勇猛的冲击, 但很快就遭到法军枪弹和葡萄炮弹的还击,不得不败下阵来。马穆鲁克骑兵再次冲锋,但毫无战果,法军的方阵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纹丝不动。在法军强大火力的逼迫下,马穆鲁克骑兵不得不退向开罗。

  与此同时,尼罗河上的法国舰队因遭到马穆鲁克舰队的拦截而处境危险。法方死伤30多人。正在这关键时刻,法国炮艇有一炮击中了敌军旗舰上的弹药库,所有乘员全被炸死, 敌军舰队大乱,慌忙撤退,法军舰队转危为安。

  追击到尼罗河

  战斗结束后,拿破仑立即发动追击。尽管天气酷热,法军还是兼程挺进。1798年7月20日黄昏,他们到达了尼罗河的分叉点,这里距开罗仅15公里,排列整齐、雄伟壮观的金字塔就在眼前。正当大家面对金字塔赞叹不已时,拿破仑登上了一个山坡,他发现马穆鲁克兵早已在尼罗河两岸严阵以待,左岸上是穆拉德贝伊军,右岸上是易卜拉欣贝伊军。

image.png

  金字塔大战开始

  1798年7月1日凌晨2时,金字塔群附近的开阔地带旌旗蔽日,杀气腾腾,穆拉德军与法军都摆开阵势,准备决一雌雄。一场著名的金字塔大战开始了。

  马穆鲁克一方的中央是精锐的骑兵军团,由12000名骑士组成。骑士们个个身穿白袍,头插羽毛,手中的刀剑、长矛闪闪发光。骑兵军团的右翼是2万名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组成的步兵军团。他们的阵地上构筑着一道道土垒,土垒后面设置着40门旧式大炮。骑兵军团的左翼,是几千名阿拉伯游牧部落士兵,他们有的徒步,有的骑马,有的骑骆驼,服饰和武器杂乱无章。

  拿破仑和他的参谋们来到前沿,仔细观察敌阵和周围地形,他们很快发现了马穆鲁克军的几个弱点:骑兵军团的队列十分松散,步兵军团更是混乱不堪;土垒非常简易,不足以阻挡步兵的攻击;铁炮安置在无法移动的海军式炮架上。拿破仑观察完毕,便对各师团下达具体作战方案,每个师团组成一个方阵,5个师团面向敌军一字排开。

  1798年7月1日上午11点左右,一阵阵战鼓声和军号声响了起来。法军狄舍师团首先向前缓缓移动。几分钟后,其他几个师团也迈步前进。

  看到法军方阵逐渐逼近,穆拉德贝伊的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他拔出战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大声叫道:“勇士们,真主保佑我们消灭这些可恶的异教徒。冲啊!"刹那间, 沙土飞扬,马蹄声大作,马穆鲁克兵发出狂野的呼喊,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法军方阵。

  这时,法军立即停止了前进。法军指挥官命令各方阵第一排士兵卧倒在地,第二排士兵蹲下,第三排士兵直立着。这三排士兵举枪瞄准,后面的士兵则迅速地向前传递装满弹药的步枪。在各方阵前排出现的几个豁口上,乌黑的炮口伸了出来,这是法军的小型机动野战炮。当马穆鲁克骑兵冲到离法军仅500米时,法军指挥官高举战刀的手猛地往下一劈,法军各方阵同时喷射出密集的子弹。

image.png

  通往开罗

  战场上顿时枪炮齐鸣,人喊马嘶。法军的滑膛枪弹和榴霰弹将马穆鲁克骑兵成片地扫倒。不过几分钟,马穆鲁克的骑兵已被大量杀伤。少数骑兵冲得较快,奋不顾身地突入法军方阵,砍倒了几个法军士兵,但随后也都在刺刀丛中丧了命。还有几股骑兵冲进了两个方阵间的夹道里,结果被猛烈的交叉炮火杀死。马穆鲁克兵伤亡越来越严重,而法军方阵却岿然不动。无情的刺刀和轰鸣的炮火迫使马穆鲁克残存的几千骑兵不得不后撤。拿破仑乘势挥军前进,中央的狄舍师团迅速截断了部分敌骑兵的退路,并将他们消灭。左翼的法军很快突入敌步兵军团阵地,毫无困难地越过土垒,夺取了那几十门笨重的大炮。右翼的法军也击溃了部落兵,缴获了数百头骆驼。战败的敌人走投无路,成群地跳入尼罗河中,溺死者无数。来不及跳河的,均遭法军杀戮,顿时尼罗河水被鲜血染得通红。穆拉德贝伊率3000残兵仓皇逃走。右岸上的易卜拉欣贝伊见大势已去,也率军撤往叙利亚。

  经过这两个小时的苦战,马穆鲁克兵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称拿破仑为"炮火之王"、"上帝之鞭",从此,拿破仑的威名传遍东方。法军士兵也在这一仗中使远征埃及所经历的千辛万苦得到了补偿。他们从杀死的和溺死的马穆鲁克兵身上搜到了许多值钱的东西,一些士兵往往因一具尸体而大发横财。 通往开罗的障碍被扫除了。

  之所以能够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拿破仑说到: “两个马穆鲁克兵绝对能打赢三个法国兵,一百个法国兵与一百个马穆鲁克兵势均力敌;三百个法国兵大都能打胜三百个马穆鲁克兵,而一千个法国兵总能打败一千五百个马穆鲁克兵。”这是事物构成成分的排列组合或结构发生变化,其性质也发生了变化而导致质变的事例。事物的构成成分及其排列组合的量变,也能够引起事物的根本性质的变化。恩格斯也曾以此为例,指出:“许多人协作,许多力量溶合成为一个总的力量,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造成‘新的力量’,这种力量和它的一个个力量的总和有本质的差别。”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