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里诺海战的详细战斗经过是怎样的?双方投入了多少战船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08-10 00:12:51
责编:历史探索

  土耳其拒绝执行英、俄、法签订的1827年伦敦公约关于给希腊自治权的要求后,了迫使土耳其就范,三国决定派出联合舰队,以诉诸武力作为调解争端的最后手段。1827年6月29日,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谢尼亚文率9艘战列舰、6艘三桅炮舰、6艘轻巡航舰从雷维尔出发前往丹麦的哥本哈根,在那里停留几天后,8月7日俄国舰队来到英国南部海岸的斯皮特海德。经过两个星期的休整,谢尼亚文派海军少将洛金·P·海登伯爵率一支分舰队起程前往爱琴海,与即将到达的英法舰队会合。

  俄国舰队包括9艘战舰,即“汉古特”号(84门炮)、“亚速”号(74门炮)、“叶泽基尔”号(74门炮)、“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74门炮)、“快速”号(44门炮)、“康士坦丁”号(44门炮)、“卡斯托尔”号(36门炮)、“叶列娜”号(36门炮)、“格列米亚什奇”号(24门炮),舰队穿过直布罗陀海峡,中途在巴勒莫和墨西拿停靠过,10月13日驶入爱琴海与先期抵达的由海军中将爱德华·科德林顿率领的英国舰队会合,两天后,由海军少将G·德·里尼伯爵率领的法国舰队也到了,三国舰队在希腊西部的扎金索斯岛以南会合,组成了一支共有11艘战列舰、8艘三桅炮舰、8艘轻巡航舰、火炮1298门、舰员1.75万人的联合舰队,由军衔最高的科德林顿担任指挥。单从表面上看,三国舰队似乎不算强大,但这时的土耳其早已不是中世纪威震欧洲的强国了,三国海军确信纵使没有派出主力,打败土埃舰队亦非难事。

image.png

  在此之前,土埃联合舰队已经集中在纳瓦里诺湾内,关于它的实际兵力历来颇多争议,土埃军队的总司令是易卜拉欣,土军舰队由穆哈雷姆贝伊指挥,埃军舰队由塔希尔帕夏指挥,他们的兵力是3艘战列舰、20艘三桅炮舰、32艘轻巡航舰、7艘双桅方帆船和5艘火攻船,此外还有一些较小的舰艇,火炮2224门,但据俄国史学家涅斯托尔·莫纳斯特列夫的观点,其中只有1150门是安装在作战舰只上的,土埃联合舰队共有舰员大约2.2万人,在斯法克蒂尼亚岛上,土埃军还有3个炮兵阵地,总共有165门火炮可担任掩护。

  从双方兵力对比可以看出,土埃舰队的战列舰较少,主要是在三桅炮舰和轻巡航舰方面占据优势,但这两种舰艇的作战效能并不高,轻巡航舰排水量大多为400-600吨,通常配备20-32门火炮,主要任务是侦察、通信而不是作战。至于火攻船已是一种陈旧的武器,它通常由旧船充任,满载燃料和炸药以纵火方式焚烧敌舰,但这必须依赖黑夜、雾天才能进行,由于缺乏动力,火攻船只能顺风、顺流漂向敌方,使用上很不便利。

  10月20日下午13时左右,三国舰队驶入纳瓦里诺海湾,这是一个由斯法克蒂尼亚岛、皮洛士岛和希腊大陆之间围合成的海湾,三国舰队绕过皮洛士岛,分为两路纵队前进,英国和法国舰艇在左,俄国舰艇在右。英法舰艇的行进顺序是:“阿尔米达”号、“热那亚”号、“亚洲”号(科德林顿的旗舰)、“英格兰”号、“海妖”号(里尼的旗舰)、“三叉戟”号、“西皮翁”号、“布雷斯劳”号、“鹈鹕之口”号、“塔尔伯特号”、“格拉斯哥”号、“威尔士”号,俄国舰艇在右路的行进顺序是:“亚速”号(海登的旗舰)、“汉古特”号、“叶泽基尔”号、“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快速”号、“叶列娜”号、“卡斯托尔”号、“康斯坦丁”号。易卜拉欣对与欧洲的三大强国开战没有兴趣,但他别无选择,土埃舰队排成传统的新月阵形,分为三行,将战舰居中,而把火攻船置于两翼,很明显是准备以火攻取胜。

image.png

  对于联军指挥官爱德华·科德林顿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英国政府给他的任务是保持力量平衡,而不是摧毁土耳其舰队,因为如果土耳其人过分衰弱,俄国的力量将很容易进入地中海。因此,科德林顿决定先进行和平斡旋的尝试,他派出1艘英国三桅炮舰靠岸给易卜拉欣送信,谴责他违反休战协议,纵兵蹂躏伯罗奔尼撒半岛。由于埃及战舰上有许多法国教官,科德林顿又请求法国海军少将里尼伯爵给这些人写信,警告他们不要为埃及人服务,这一招非常奏效,大多数法国教官离开了土埃舰队。不过,科德林顿的最后通牒却未起作用,因为易卜拉欣当时并不在场,他的海军将领则坚决主战,而且已经作好了战斗准备。

  指挥土埃舰队的穆哈雷姆贝伊派出一只小船也给三国舰队送来最后通牒,要求联军立刻离开纳瓦里诺海湾,科德林顿的答复是,如果敌船敢于开火,他们将被歼灭。在联军舰艇全部占领阵位后,科德林顿作出最后一次努力,他派一名军使乘舢舨向土耳其的1艘火攻船送信,但军使被土军开枪射杀,1艘埃及的轻巡航舰也向里尼伯爵的旗舰“海妖”号开火,科德林顿此时仍然不准还击,这位谨慎的海军中将再次派出1位军使前去送信,当这名军使又被土军射杀后,好心的科德林顿再也无法容忍了,他命令联军立即展开攻击。

  严格来说,纳瓦里诺海战并不是一场棋逢对手的较量,土埃舰队虽然数量上占优势,又有岸炮支援,但在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上劣势明显,因此战斗的结局早已注定。

  针对土埃军队的部署,科德林顿制定了一项针对性很强的作战计划,其核心是英法舰艇对付敌军左翼,俄军对付敌军中路和右翼。毫无疑问,由于俄国海军习惯于对土耳其人作战,所以承担了最为繁重的任务。在具体部署上,科德林顿表现出利己主义色彩,他命令法国军舰攻击最前面的埃及舰艇,因为他估计指挥这些舰只的法国军官不太可能向本国军舰开火,但他们却很可能愿意射击英国或俄国舰只。另一方面,随后跟进的英国舰艇将集中攻击后面的3艘土耳其舰艇,俄国人最后进入战斗,他们将对付土军的9艘主力舰,剩下的3艘英国三桅炮舰和法国战舰“阿尔米达”号对付其余敌舰和讨厌的火攻船。

  战斗伊始,联军的进攻颇不顺利,由于各舰是鱼贯航进,难以发扬火力,而土埃军队则能够充分发挥火力,担任前导的联军船只都受到猛烈攻击,米哈伊尔·彼得罗维奇·拉扎列夫海军上校指挥的“亚速”号就遭到5艘土舰的围攻。“亚速”号是1826年在阿尔汉格尔斯克下水的新船,舰长拉扎列夫可能是俄国海军中最能干的军官之一,完成过许多特殊任务,曾在英国海军实习,在大西洋、地中海和太平洋连续航行了5年,1812年卫国战争中,他曾指挥过著名的但泽登陆。拉扎列夫完成过3次著名的环球航行,这在俄国海军中可是一项创举:1813年,他率“苏沃洛夫”号从喀琅施塔得到达阿拉斯加海岸,历经3年方始返回;1819年又率“和平”号小巡航舰参加别林斯高晋率领的俄国第一个南极考察队,并任副队长,参与发现南极大陆和许多岛屿;1822—1825年其间,拉扎列夫任“巡洋”号巡航舰舰长,对大西洋和太平洋上的气象、沿岸及岛屿上的人种进行了广泛的科学考察。当时,在“亚速”号上还有一些后来注定名垂青史的人物,他们是纳希莫夫中尉、科尔尼洛夫少尉和见习官伊斯托明。

image.png

  在土耳其人猛攻下,“亚速”号上伤亡了91名官兵,但沉着英勇的官兵们和拉扎列夫的高超指挥艺术发挥了作用,土耳其人遭受了巨大损失,激烈的战斗中,法国的“布雷斯劳”号赶来支援,“汉古特”号随后跟进,“叶泽基尔”号、“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和“快速”号虽然在烟雾中稍微耽误了一些时间,但随即投入战斗,对付另外5艘土耳其和埃及的三桅炮舰。“汉古特”号击沉1艘三桅炮舰和1艘火攻船,“亚速”号击沉2艘三桅炮舰、1艘轻巡航舰,并击毁了穆哈雷姆贝伊的旗舰-1艘装有60门炮的战列舰,迫使该舰抢滩搁浅。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迫使1艘土耳其三桅炮舰悬旗投降,该舰随后爆炸,另1艘埃及三桅炮舰也被击沉。英国战舰“塔尔伯特”号和法国战舰“阿尔米达”号陷入苦战,但他们得到了姗姗来迟的俄舰“康斯坦丁”号的支援;腾出手来的“亚速”号也支援了英舰“亚洲”号,“康斯坦丁”号则把丧失了全部索具的英舰“鹈鹕之口”拖离战场。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激战,到下午16时左右,联军的胜利已成定局,尽管土埃士兵作战非常骁勇,无奈军事技术相差太远,拼死奋战也改变不了战局,反而遭到重大伤亡。

  第一线的土埃舰艇全部被摧毁,或起火爆炸或缓缓下沉,第二线和第三线的舰艇也大多损失了,还有些搁浅,但联军仍然炮击了几个小时。到18时以后,土埃舰队基本上全军覆没,岸上的炮连也停止了射击,愤怒的土耳其士兵烧毁了剩余的船只,以免成为联军的战利品。午夜时分,一些顽强的土军施放了1艘火攻船,企图焚毁受重创而动弹不得的“亚速”号和“汉古特”号,易卜拉欣可能以为,如果这两艘舰艇受到损失,联军的胜利将变得不那么完美,两艘俄舰一度处于危险之中,但最终还是躲过了这一劫,土耳其人的希望落了空。

  在纳瓦里诺海战中,土埃舰队损失舰艇60多艘,只有1艘三桅炮舰和14艘小船得以逃脱,而人员损失有各种说法,估计应在7千人左右。联军方面死亡182人,受伤789人,其中俄国人损失较轻,死59人,伤139人,联军没有舰艇被击沉,但有些舰艇受损严重,例如“亚速”号,船身有153处窟窿,桅杆几乎断裂,已不能张帆。战斗结束后,科德林顿对俄国士兵的出色表现大加赞赏,沙皇尼古拉一世因海登为国争光,晋升他为海军中将,为了表彰“亚速”号的战绩,该舰成为俄国海军中第一艘获得光荣的“乔治舰尾旗”和长旒的舰艇,沙皇还特别命令,黑海舰队必须永远保持1艘叫做“纪念亚速”号的舰艇。

  作为纳瓦里诺海战的指挥者,科德林顿后来却处境尴尬,英国政府给他的命令是维持地中海的均势,防止俄国的影响力在这一地区继续扩大,结果,纳瓦里诺海战摧毁了土耳其的海军主力,打垮了它的战争潜力,这显然不是英国政府想要的。1828年他到亚历山大城会见穆罕默德·阿里,劝他从希腊撤军。科德林顿在他的有生之年,不得不一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最后在痛苦中了却余生。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