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瓦里诺海战是在什么背景下发生的?是怎么打起来的

趣味野史网 | www.v525.com  2018-08-10 00:12:52
责编:历史探索

  19世纪初叶,经过几个世纪的积累,希腊的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复兴。希腊船队从爱琴海进入地中海,在把橄榄油、葡萄干、棉花、酒、皮革和羊毛等特产运到别国的同时,也把欧洲的启蒙主义思想带回了国内。早在18世纪末,希腊独立运动已经开始酝酿,著名诗人里加斯·维列斯迪利斯号召人民起来反抗土耳其的统治。当时,大批失去土地的希腊农民自发组成“克来夫特”(意即盗匪),以游击战打击土耳其的封建统治。1814年,随着主要由开明知识分子组成的革命组织“友谊社”成立,希腊民族解放运动发展到了一个崭新阶段。

  1821年3月,希腊民族大起义爆发,“友谊社”主要负责人-法纳尔贵族出身、曾在俄军中担任少将的亚历山大·阿莱克桑兹罗斯·依普希兰狄斯和“克里夫特”将领特奥多罗斯·科罗克特洛尼斯成为主要领导者。3月23日,起义烽火波及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各区,4月7日,斯佩采岛宣布起义,4月22日,普萨拉宣布起义,28日,伊兹拉岛起义者控制科林斯。5月7日,阿提卡地区的村民冲进雅典,迫使土军退守卫城。至此,起义军席卷了整个希腊的大部分陆地和爱琴海众多岛屿。6月,依普希兰狄斯在德拉戈尚被土军打败,起义军受到严重挫折,但科罗克特洛尼斯挽救了危局,于10月5日一举攻克首府特里波利斯,土耳其总督胡尔锡特帕夏自杀。次年6月,苏丹马哈茂德二世命大将德拉马里斯率2.3万步兵和6千骑兵在南部的科罗尼登陆,会合守军继续血腥镇压。土军长驱占领科林斯卫城,深入伯罗奔尼撒腹地。科罗克特洛尼斯故示以弱、诱敌深入,在阿尔沃斯和德尔维纳齐亚设下伏兵,经过激烈战斗,最后在佩特雷全歼土军。此役之后,衰弱的奥斯曼帝国再也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镇压起义了。为了对抗希腊军民,奥斯曼帝国苏丹向名义上臣服自己的埃及统治者穆罕默德·阿里求援。当时的埃及非常强大,被称为是腐朽的奥斯曼帝国中“唯一有生命力的部分”,出身土耳其近卫军的阿比西尼亚人阿里统治着这个国家,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从西方购买机器、聘请技师,兴办了埃及第一批近代工业,规模之大在当时的非洲首屈一指。

image.png

  阿里特别注重军事建设,不惜重金延聘法国教官训练军队,同时倾全国之力兴办军工企业。1820年,埃及也是整个非洲最大的开罗兵工厂建成,可生产火炮和枪支,其中火炮车间有1500名工人,每月可制造203毫米臼炮和510毫米巨炮300多门;步枪车间有900名工人,每月生产法国最新式步枪700多支。1829年开工的亚历山大造船厂有5500名工人,能生产欧洲大国才能建造的战列舰,比如主力舰“埃及”号和“阿克”号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配备火炮32门,中下层各有火炮34门,可载官兵千余人。曾记何时,拿破仑出征埃及时,法国旗舰“东方”号也仅有120门火炮。1834年,曾为拿破仑元帅的法国名将奥古斯特·弗雷德里克·路易·马尔蒙参观船厂时,也被它的宏伟所折服,并对埃及海军的惊人发展赞叹不已。

  阿里对援助土耳其镇压革命毫无兴趣,但当马哈茂德二世表示愿意割让克里特岛、塞浦路斯给阿里时,这位埃及统治者欣然应命。此时,希腊起义军内部却出现不应有的权力之争,以科洛克特洛尼斯为首的“克莱夫特”与伯罗奔尼撒半岛贵族和伊兹拉岛船主之间冲突迭起,连续爆发两次内战,起义军遭到严重削弱,错失了在埃及军队到来前赢得战争的有利时机。1825年初,阿里命其子易卜拉欣帕夏率领9万大军出征希腊,协助土军镇压起义,埃军先头部队1.8万人分乘146艘运输船,在51艘战舰掩护下从亚历山大港拔锚起航,他们先占领克里特岛北端的哈尼亚,在那里建立了稳固的补给基地,然后驶往伯罗奔尼撒。2月23日,埃军步骑兵4千人抢滩登陆,后续部队也纷纷到达,对起义军转入进攻。在埃军强大攻势下,战局急转直下,埃军陆续占领了特里波利斯及半岛的绝大部分地区。4月25日,土军主力3万人分乘100艘运输船在40艘战舰掩护下包围了希腊西部重要港口梅索朗吉昂,但因城坚久攻不克。12月,易卜拉欣率埃军1.7万人驰援,希腊军民誓死抵抗,土埃军队损失惨重,后来由于被围日久,城中疫病流行,终于在1826年4月11日失守,万余军民仅有1300人生还。

image.png

  梅索朗吉昂的陷落标志着希腊独立战争受到严重挫折,土埃军队(尤其是臭名昭著的土耳其近卫军)大肆杀戮,他们所到之处残暴无情,将男子、老年妇女和儿童全部杀掉,只留下青年女子作为随军妻妾,仅在希俄斯岛,他们就屠杀了2.3万人,将4.7万人卖为奴隶,土埃军队甚至将橄榄树连根拔起(这是当地唯一的农作物,也是唯一的食物来源)。在君士坦丁堡等地,伊斯兰极端分子要求实行“圣战”,杀掉奥斯曼帝国境内的所有希腊人,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主教格里高利五世因拒绝提供著名希腊人的名单,被土耳其暴徒吊死后抛尸海中。

  奥斯曼土耳其的残暴令整个欧洲感到震惊,仅仅出于情感因素,欧洲各国人民也无法容忍对西方文明发源地的摧残,何况这是一场争取民族独立的正义战争。当时,很多国家组织了“战斗希腊之友委员会”,某些国家甚至派出了志愿军,不少来自欧洲国家的知名人士志愿为希腊而战,英国海军上将托马斯·柯克伦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率领希腊人以颇具争议的海盗式袭击,沉重打击了土耳其的对外贸易。英国著名诗人乔治·拜伦则代表了为理想而战的另一类人,他放下正在创作的名著《唐璜》,奔赴希腊参加起义,承担起筹款、购械的重任,有时还帮忙调解起义军的内部纠纷,1824年4月19日,积劳成疾的拜伦病逝于军中。在俄国,由于东正教的共同信仰,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热情讴歌这场独立战争,一些退伍军官如苏丹诺夫、科斯京、赖科自愿与起义军并肩作战。最初,欧洲人对希腊的同情主要来自民间,但随着战争国际化以及土埃军队的暴行,也引起了各国政府的深切关注。

image.png

  早在1823年2月,英国政府就向土耳其声明,如果土政府拒绝履行不迫害基督徒的诺言,英国将难以与土耳其保持友好关系,1824年,英国外交大臣乔治·坎宁宣布承认希腊为战斗一方,并向希腊临时政府提供贷款。1826年,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出于宗教、民族以及地缘政治因素,向土耳其发出最后通牒,衰弱的奥斯曼帝国被迫与俄国签订《阿克尔曼条约》,承诺撤出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1826年4月4日,英俄两国签订《彼得堡条约》,呼吁希腊成为一个自治国,名义隶属土耳其,每年向它缴纳赋税,条约还规定两国都不在希腊谋求特权。次年7月18日,不甘袖手旁观的法国也参与进来,英法俄三国签署协定,宣布对驻扎希腊的土埃军队实行“和平封锁”,要求交战双方立即停火,同时敦促土耳其接受希腊自治,否则三国将采取联合军事行动,但奥斯曼帝国苏丹马哈茂德二世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娱乐看点

近期看点